她与花滑的相知相守 ——访花样滑冰国际级裁判姚佳
时间: 2021-07-20 13:32:01 作者: 北京市体育竞赛管理中心

赛场冠军的激扬青春,退役后继续外语学习

哈尔滨女孩姚佳,4岁就开始学习滑冰,当时随着冬季运动在国内的推广,很多冬季项目在招生,而姚佳的父母是在报纸上看到体校招生,就抱着试试的态度为她报名了滑冰项目。没想到姚佳在滑冰上很有天赋,虽然过去学习和训练都是在零下二三十度的室外,条件非常艰苦,但姚佳通过不懈努力,一路从业余到专业,从省队再到国家队,不断成长和逆袭,并获得了优异的成绩。1999年获得全国花样滑冰冠军赛女子单人滑项目全国冠军;2000年代表中国参加了首届花样滑冰四大洲锦标赛,并获得女子单人滑第11名;2002年赴波兰参加大学生冬季运动会,获得女子单人滑第14名。

退役后姚佳选择继续学习,在国家体育总局鼓励优秀运动员继续学习深造等政策下,她进入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开始了外语学习生涯。这并没有隔断姚佳与花样滑冰的渊源,相反为姚佳之后继续从事花滑项目相关工作以及成为优秀的花滑裁判打下了良好的语言基础。姚佳说:“在二外的学习让我补足了外语能力水平,因为从事花滑执裁及相关工作对外语要求非常之高。花滑运动的裁判员执裁页面都是全英文的,它的规则和出处都是英文版本,而且国际滑联的规则每年也都有所变化,过去国内也并没有太多的翻译版本,掌握好外语至关重要。”

image001.jpg

世界级裁判的晋级之路

花滑国际级裁判的选拔程序是非常严格的,门槛相对于其他项目较高,没有任何捷径可言,需满足很多的硬性条件,并要具备多方面的综合素质和能力,如过硬的语言能力、赛事经验的累计、临场快速反应能力等等。

姚佳老师谈起对参加国际滑联考试的印象,她说:“国际滑联考试真的是非常艰难,想起来那时的考试历程真的就像扒了一层皮。”国际滑联考试要求对规则理解非常到位,平时要观看大量的视频,进行打分分析,不断提高现场应变能力等。

所以姚佳在之后的十多年里,一步步稳扎稳打,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考取了多项国际级裁判资质认证,并多次执裁高级别的国际赛事。她在2007年成为了花样滑冰单双人国际级裁判员,2010年考取国际滑联级单双人裁判员,并分别在2017年、2018年、2019年前往法兰克福考取国际级滑联级数据操纵员、国际级单双人裁判长及国际级冰上舞蹈裁判员。在2014年、2016年和2017年在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中执裁,2019年前往美国执裁国际滑联大奖赛美国站冰上舞蹈及男子单人滑比赛,期间多次执裁北京市花样滑冰比赛。

image003.jpg

姚佳老师说:“花样滑冰的裁判系统非常完善,不同于其他项目的国际裁判,也许并不需要通过如此严苛的考试筛选,比如可以通过参加国际级学习班,然后根据学习状态及协会上报就有机会成为国际级裁判。但花样滑冰国际级裁判要经历极其严苛的筛选,而且对外语的要求非常之高,否则对于全英文的打分页面操作、英文规则的理解、英语交流等工作都无法胜任,且花滑比赛打分后还有一项称作圆桌讨论会的环节,需要全英文讨论关于项目的发展、分析比赛问题、为下次比赛的提出相关建议等内容,这就要求裁判员在语言上既要理解别人的陈述,也要准确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议等。”同时,姚佳认为裁判员队伍的发展对项目的整体发展非常重要,尤其是当我们的执裁人员在国际舞台上能占有一席之地的时候,即有利于我们与国际执裁接轨,也有力量和能力在遇到被无端诋毁的时候能据理力争、发出声音,并可以很好的对赛季整体的赛事情况进行总结和调整。

对于花滑裁判员梯队的未来发展,姚佳认为:随着我国越来越对运动员教育和学业方面注重培养,各俱乐部青少年的文化学习和专业训练两不误,也使得基层的语言基础不断提高,所以未来我们的合格裁判员会越来越多,综合素质也会越来越高。

角色转换,但依然有幸与花滑运动相守

姚佳老师目前主要的工作是北京冬奥组委花样滑冰项目的竞赛主任,作为冬奥组委的工作人员,姚佳本届不会作为裁判员出现在2022年冬奥会赛场,但在过去和未来她非常愿意继续在赛场上执法。姚佳说:“虽然裁判工作并不是我的全职工作、薪水微乎其微,但作为裁判员或裁判长,能让我继续在我所热爱的花滑项目中从事相关工作,依然出现在我熟悉和热爱的花滑赛场上,让花滑运动在我的生活和工作中有所延续和存在、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微信图片_20210720201727.jpg

采访中姚老师深切的表达了自己何其有幸从事到花滑项目中,愿与花滑运动不离不弃。而作为局外人的我们,真切感受到了她无惧拼搏、挑战自我、追求上进的优秀裁判员品质和人格魅力。其实相对而言,我们的项目和体育事业的发展也是何其有幸能有这样的优秀执裁法官,肩负使命、积极进取,助力花样滑冰项目的蓬勃发展。

【结束了】【上一篇】【关闭